4场进球是自己选4场吗|4场进球彩投注技巧|

刑事道场

于欢案中揭示的法律之外的几个困境

时间:2017-03-29 点击:

 由于网络上对于欢案法律问题?#21009;?#22810;的分析,本文另辟蹊径,试图从该案中梳理出法律之外的几个困境。

 

民营企业已经被逼到死角

 

  原审判决书显示,于欢母亲苏银霞是民营企?#23548;搖?#22240;公司资金困难,她于2014年7月至2015年11月期间,分别向当地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100万元和35万元,约定月息10%,远超过国家规定的年息36%的上限。苏银霞提供的信息显示,她到2016年4月,总共还款184万元,并将70万元的房子抵债,还剩17万元的?#25151;睢?/p>

  这样的高利贷不过是中国冰?#25581;?#35282;。高利贷盛?#26657;?#20854;中说明,民企贷款之难,难于上青天。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以来,中国4万亿救市加?#31995;?#26041;天量放款都是集中在国企和基础建设上,整体上呈现国进民退格局。最近两年,上市公司尤其是国企,党委领导力被大大加强。在党委为中心的领导体制下,民企无法在与国企按照平等原则共享?#35797;矗?#20013;小企业贷款难始终是一个大难题。苏银霞企业以月息10%贷款,就是无数小微企业的融资环境悲惨写照。 贷款难,高?#26696;海?#39640;用工成本,让中小民企,已经到了死角。

02

民企高利贷盛?#26657;?#26159;民企经营困局的反射

 

  再从另外一个角度看,民企盛行借高利贷,说明该企业已经没有正常利润,但又不得不维持运转。在经济危机来临时候,所谓“倾巢之下,安有完卵”,无数企业在温水煮青蛙的经济环境里,慢慢死去。为社会提供三分之二就业的民企,既是社会发展的基石,也是政局稳定的基石。我们遗憾的看到,在经济下行趋势里,政府亲国企、疏民企的政策措施,让大量民间?#26102;?#23545;投?#35797;?#21457;失去?#21028;摹?016年的资料显示,民企的投资降至?#27597;?#24320;放以来的冰点。换言之,除了国家拉动的轰轰烈烈的房地产?#32422;?#30456;关似乎是“起死回生”的建筑行业,大量的民企陷入困局。李嘉诚企业脱离大中华移师英国,与其说是对市场经营风险的规避,不如说,是对民企经营环境的忧虑和怀疑。

  经济危机不可怕。可怕的是在危机发生后,为了其他原因,逆势而行。应该说,在经济下行期间,正是休养生息,放任公民精神养成的良机。如果反趋保守,这里面的危机,才真正让人不安。

03

“讨债公司”之违法讨债盛?#26657;?#35753;社会陷入法治和伦理道德的双重困境

  于今,“专业讨债”的街头广告遍布大?#20013;?#24055;。甚至里面白纸黑?#20013;?#30528;:“讨债采取的违法手段与委托人无关”,“采用提成方式,没有效果绝不收费”。可以想见,这些讨债公司是一批什么样的人员组成?其实就是黑社会。这些地痞流氓采用无所不用其极、骇人听闻的手段逼债。因为讨债公司风魔全国,不是个案,而是漫天蝗虫铺天盖地。这些专业讨债公司,不亚于非法强制拆迁,也不亚于高泡沫的房地产,将正在吞噬伦理道德根基,让本来就脆弱的法治更步履艰难。

  讨债公司,让国家法治和社会伦理道德陷入双重困境;与权贵一样,在蚕食国家根基。

04
 
于欢救母方式,是对公权救济绝望、对社会公义绝望的双重报复

  据有关报道,2016年6月14日下午,讨债人员将于欢母子和姑姑堵在财务室,对苏银霞极尽侮辱。到了晚上八点,催债人员杜志浩带领一批人将于欢母子和一名员工围住。杜志浩当面用下流手段侮辱苏银霞。外面于欢的姑父随后报警。警方到场后说了一句话“要账可以,但是不能动手打人”。看到警察离开,情绪激动的于欢去追警察,?#27426;?#24535;浩等拦了下来。于欢就从接待室的桌?#30001;?#25343;起一把?#22581;?#26742;,导致四人被捅伤,杜志浩随后自行驾车前往医院治疗,因失血过多?#21171;觶?#21478;外两人重伤,一人轻伤。法院经审理认为,于欢?#36824;?#25104;正当防卫,属于?#23460;?#20260;害罪,情节?#29616;兀?#21028;处无期徒刑。

  这么多年,我们一?#26412;?#32467;于公平和效率问题。在律师看来,公平就可以创造价值。因为这?#20146;?#20339;的软环境。一个国家,如果不能让企业、公民对?#32422;?#34892;为产生可以预见性的法律后果,?#27426;?#19981;是就在不?#37096;志?#20013;,就是一起作恶。多少年来,无数经济学家呼吁裁判员不能做运动?#20445;?#36825;一个简单的常识在当下中国变成了一个奥义中的奥义。我想,这是西方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的主要原因吧。我不是反对国有企业,西?#25581;?#26377;国企。但在比例结构、管理体制等诸方面,不做一个健康的?#27597;錚?#25105;想,期待公权对民企一视同?#31034;?#22914;水中月、镜中花。如果公权与民争利,会指望公权对私企有公平救济吗?

  党政分开,政企分开,如果不会到这简单的常识,社会公义将永远不会来临,公权就成为公权?#32422;?#30340;私器。政治不是万能的。政治就不能解决人民的宗教信仰,内心价?#25269;?#24314;等诸多问题。建立一个有限的法治政府,公权回归本位,公器公用,才会减少下一个于欢、下一个激情行凶的犯罪嫌疑人。

  公民社会的建立,如果遥遥无期,将对民营企?#23548;以?#25104;无法估量的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袁学春

案例文章

主任风采
  • 阙强 律师
  • 江苏神阙律师事务所主任
  • 手机:13951578877
  •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在线咨询
4场进球是自己选4场吗